新闻动态

依法拍卖后无权再行抵押

[ 时间:2011-02-25 点击:882 ]

拍卖过程:

  因被告徐某欠银行款项50 万元,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决其偿还。但徐某不履行判决义务,法院于2005 年8 月将其车辆扣押。后法院委托一家拍卖行将此车进行拍卖。王某通过竞拍买受了此车,拍卖行同时承诺为王某办理过户手续。但是办理过户手续时发现,徐某于2007 年3 月将此车办理了抵押手续,致使此车不能办理过户手续。而在此之前,王某已于2007 年1 月就与拍卖行办理完所有拍卖成交手续,此时该车的所以权应属王某所有。徐某在明知其欠钱并同意用此车拍卖还债的情况下,还故意对车进行抵押登记,妨碍案件的执行。

争论焦点:

  为此,王某起诉要求确认徐某与银行签订的《抵押合同》无效,并承担本案诉讼费及鉴定费。法院受理后支持了王某的诉求。但徐某对法院的审理结果持有异义。

专家建议:

  根据事实,徐某在与银行及某公司签订《 个人汽车消费贷款借款暨保证合同》 后,徐某与银行并未就其借款购车及使签订《 抵押合同》 ,也未办理车辆抵押登记。所以,银行在未办理上述法定手续时,其只是一般债权人身份,而非抵押权人。

  在此期间,徐某明知法院已将该车查封扣押,且在其不履行还款义务时法院将对该车辆依法拍卖的情况,仍与银行办理抵押登记,而银行明知其未办理与徐某签订《抵押合同》 的情况下仍与徐某办理抵押登记,其行为显然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的规定。

  根据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、变卖财产的规定》,在拍卖行就徐某车辆拍卖成交后,王某通过竞拍所购买徐某名下的车辆的所有权应为王某所有。

  另外,根据我国物权法的立法精神,不论是不动产还是动产抵押合同,均为正式合同,合同双方在合同上签字或盖章,即成立并生效。而银行向法院提供的《抵押合同》 中,徐某并未在该合同中签字,因此,该《 抵押合同》 自始至终并未成立并生效。